土地公信仰起源與傳說

自古各地就有對土地的崇拜,左傳通俗篇有云:「凡有社里,必有土地神,土地神為守護社里之主,謂之上公。」所謂土地神就是社神,其起源是來是對大地的敬畏與感恩;說文解字:「社,地主爺」,顧名思義,社就是土地的主人,社稷就是對大地的祭祀,又有后土之說;禮記:「后土,社神也」;史記•封禪書:「湯以伐夏,祭告后土」,後漸由自然崇拜轉化為人格神;禮記祭法:「共工氏之霸九州也,其子曰后土,能平九州,故祀以為社。」,此似為社神人格化之始。

在一般民間的信仰中,神明多半會有明確的出身,但土地公的出處很多,眾說紛紜,傳說之多不勝枚舉,此舉兩例。一說為:周朝一位官吏張福德,生於周武王二年二月二日,自小聰穎至孝,三十六歲時,官朝廷總稅官,為官廉正,勤政愛民,至周穆王三年辭世,享年一百零二歲,有一貧戶以四大石圍成石屋奉祀,不久,由貧轉富,百姓咸信神恩保佑,乃合資建廟並塑金身膜拜,取其名而尊為「福德正神」,故生意人常祀之,以求生意發展。

另一說為:周朝時,上大夫的家僕張福德(或張明德),主人赴遠他地就官,留下家中幼女,張明德帶女尋父,途遇風雪,脫衣護主,因而凍死途中。臨終時,空中出現「南天門大仙福德正神」九字,蓋為忠僕之封號,上大夫念其忠誠,建廟奉祀,周武王感動之餘說:「似此之心可謂大夫也」,故土地公有戴宰相帽者。

土地公在神靈系統中,是地方基層的行政神,相當於村里長或派出所所長,其原始的職能,是土地或地境的守護神。隨著時代與生活的變遷,土地公的神職更為擴充,包含守護聚落、守護農作、守護水源、守護墓園等,可以說是和民眾生活最密切、最具親和力的神明。更因社會形態由農業轉型為工商業,「有土斯有財」的觀念,讓土地公也變為福神與財神。


客家伯公 VS. 閩南土地公

客家人將土地公尊稱為「伯公」,「伯公」在客家話中是指祖父的哥哥,由此可看出客家人對此土地公的濃厚感情,就像與叔伯之間一樣親近。

除了稱謂不同外,通常閩南人一個村庄才有一個土地公廟或是福德祠,但在客家庄往往四處可見伯公廟或伯公祠,這與早期客家先民拓墾的時空背景有關,當時物質條件刻苦、謀生不易,為求風調雨順與人畜平安,客家先民所到之處都會建立一個伯公雕像,尤其在生活不易的山區,不僅是「田頭田尾土地公」,甚至是「家家戶戶土地公」,最常見的就是大樹下就設立了一個香位,沒有神像,可能就以石頭代替,或是在田頭設立田頭伯公,早晚耕作時向伯公祈求今年能有好收成,伯公遂成為了農村聚落當中,普遍的信仰對象及心靈寄託。

伯公祠的選址和命名,也與先民的生活息息相關,伯公祠的分布地點除了田頭田尾、庄頭庄尾(里社)、水頭水尾以外,亦分布在埤塘邊、水圳邊、山坑、林埔等處所。而伯公祠及其伯公的命名,以自然地景(如植物、埤塘、溪流)和庄頭聚落地名命名較為多見。前者猶如「樟樹」伯公、「榕樹」伯公、「苦楝樹」伯公、「茄苳」伯公、「乾埤」伯公、「水頭」伯公、「水口」伯公等。後者如「竹圍」伯公、「茶館前」伯公、「大坑口」伯公、「茶園坪」伯公。此外,也有少數以方位命名者,如「西片」伯公、「中央」伯公等。

此外,墳塚式的伯公壇、鎮守家宅廳下的「土地龍神伯公」,也都是閩南人聚居的村莊少見的。土地龍神又稱福德龍神,祭拜土地龍神是客家特有的信仰文化,因為先民相信每塊土地都有一位掌管龍脈地氣的神明,風水龍脈之氣可以直通公廳祖宗牌位下方的土地龍神,護佑建築宅第的好風水,進而庇佑賜福子孫,所以土地龍神又稱福德龍神,冠上「福德」,是表示其與土地的相關性,其與「伯公」略有不同,土地龍神是屬於自家宗族的守護神,僅同宗之人才能祭拜,這與一般伯公接受各方祭祀不同。

總之,客家人的「伯公」和閩南人的土地公不太一樣,客家伯公不只管土地,還管水、管庄、管田,幾乎是無所不管。客家人從祭典活動到婚喪喜慶,都會迎請伯公,參與生活中的大小事,關係非常親近,就像家人一樣。即使現代社會生活和土地的關係不再如此密切,但重視傳統的客家家庭依舊會早晚上香、奉茶表達對伯公的尊敬與感謝,也讓伯公信仰有所延續。

欣賞更多伯公,前往典藏資料庫


參考資料:

  • 1. 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文獻: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 > 客家文化專欄 > 民俗活動 > 客家人-伯公情。
  • 2. 周明、黃旭,【神界派駐人間的里長伯─土地公信仰的社會現象】,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館訊第254期第三版。
  • 3. 羅永昌,【苗栗公館客家聚落伯公廟踏尋】,《臺灣文獻 別冊36》,頁2-10,2011年3月。
  • 4. 溫璧綾,【遇見客家的魏家庄】。資料來源:史前館電子報第257期「話題‧話語」,2013年8月15日。